新視覺圖庫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熱門事件 >

刺死辱母者案后續 嘆:我心中缺失的安全感!

編輯:小冰
發表時間:2017-03-28 11:37

刺死辱母者案后續 嘆:我心中缺失的安全感!

刺死辱母者案后續 嘆:我心中缺失的安全感!這周,山東聊城一起“刺死辱母者”的因高利貸催債引發血案備受全國關注。女企業家蘇銀霞因借款后無法償清欠款,遭催債人辱罵、毆打、限制人身自由和露出下體抽臉等暴力催款行為。其22歲兒子于歡因不堪忍受母親被多名催債人欺辱,用水果刀亂刺,致1人死亡3人受傷。2017年3月17日,聊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于歡無期徒刑,同時,于歡還需賠償死者家屬30598.5元和傷者53443.47元。于歡提起上訴。

據悉,蘇銀霞因經營工廠資金周轉困難而向當地涉黑團伙頭目吳學占借款135萬元,約定月息10%。此后陸續歸還現金184萬,再搭上一套70萬的房產后,還剩大約17萬余款未還清。

催債人員用不堪入耳的羞辱性話語辱罵蘇銀霞,并脫下于歡的鞋子捂在他母親嘴上,還故意將煙灰彈到蘇銀霞的胸口,被于歡刺死的杜志浩,甚至光天化日之下,脫褲子露出生殖器抽打蘇銀霞的臉......工友們報警之后,警察趕到,短短4分鐘之后,就離開了現場,只丟下一句話,“要賬可以,但是不能動手打人”。看到警察要離開,被控制的于歡試圖沖到屋外喚回警察,被催債人員攔住并一陣暴打。情緒崩潰的于歡,在混亂中隨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,刺向催債人員,致使杜志浩等4人被捅傷,其中,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刺死辱母者案后續 嘆:我心中缺失的安全感!

山東省高院披露: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和被告人于歡對一審判決不服已經提起上訴,山東高院于3月24日受理此案,合議庭現正在全面審查案卷。隨后,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轉載了山東省高院的消息。

最高人民檢察院宣布:派員赴山東對該案事實、證據進行全面審查,對媒體反映的警察瀆職等行為進行調查。接著,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官方微博表示,第一時間抽調公訴精干力量全面審查案件,在該案二審程序中依法履行出庭和監督職責;對社會公眾關注的于歡的行為是屬于正當防衛、防衛過當還是故意傷害等,將依法予以審查認定。

山東省公安廳官方微博宣布:已派出工作組,對民警處警和案件辦理情況進行核查。

聊城新聞網報道:聊城市已成立工作小組,針對案件涉及的警察不作為、高利貸、涉黑犯罪等問題,全面開展調查。

當天,從聊城市公安局東昌府分局辦案民警處得知,目前于歡案中10名討債者(11人中杜志浩已死亡)全部被抓,案件已經移送到檢察院,審查起訴。

來勢洶洶的輿論焦點集中在幾個問題上:第一,法律如何回應倫理困局?面對侮辱自己母親的杜志浩,作為兒子于歡奮力反抗,于情于理有錯嗎?第二,出警人員到案發現場的4分鐘停留,究竟說了什么,干了什么?是不是導致事件升級的導火索呢?第三,當地涉黑頭目吳學占,放高利貸,利用不法手段催款為什么沒有人管?是誰在充當保護傘?第四,女企業家蘇銀霞為什么所迫,不得不向民間高利貸借款,當地的金融企業為什么不對民營企業房貸呢?有沒有涉及到當地政府官員的不作為?

層層扒皮,層層挖掘的背后,僅僅是法律與倫理的撕扯嗎?我看未必。從事件的起因,到事件的結果,如果僅僅局限在法律的條條框框中考慮是遠遠不夠的。此類案件暴露出的問題讓人觸目驚心。雖然二審尚未開始,雖然我們所有人無法真實的還原當時究竟發生了什么?但是面對如同滔滔江水,席卷而來的輿論,終究有人要站出來澄清真相,終究有人要給法律和倫理一個交代,終究有人要挨板子,終究有人要捍衛公平與正義,捍衛法律的權威。

3月27日在北京師范大學召開的首屆網絡倫理論壇上,中國倫理學會負責人在演講中提及此事,稱:無論最終結果如何,這個事件一定會載入中國法律史、倫理史和新聞傳播史。

需要站出來澄清真相的有三個人:第一個,政府官員。事件的起因是民間借貸,為什么民營企業家發展實體企業卻無法從正規的銀行貸款?當地的政府官員有沒有不作為的行為;另外涉黑團伙頭目吳學占已經被抓,究竟是誰在充當他的保護傘?第二個,出勤民警。當時有人報案之后,警察趕赴現場之后,為什么四分鐘就從屋子里出去,是勘察取證,還是甩手不管?當事民警需要站出來,說清楚事情的經過。第三,一審判案的法官。對于于歡“辱母殺人案”的審判,作為法官依據的證據都有哪些?做出的量刑裁決是否妥當?

一位大三的女學生“三兒”,在自己的公眾號撰文《刺殺辱母者:我心中缺失的安全感》說: “我好像失去了安全感,在如此事件被曝光的情況下,這種感覺來得更明顯,我害怕在這樣一個家園里生活,因為我可能隨時受到威脅和侵害,……作為一名女性,面對如此侵犯尊嚴,侵害身體的事,而求助之門卻被’正義’狠狠摔在臉上的時候,稍微有一點勇氣的人,如果可以,應該都會選擇暴力相向吧,否則,我們還能拿什么來維護我們作為一個人的尊嚴?”

正如網友說,“人心倒了,想扶就扶不起來了。同理,對司法失去信任,何談依法治國。”


    相關文章 /

    26选5